電腦 手機 微信 APP

新聞動態

破解農機跨區作業陷困局 拓寬“走出去”領域

TIME:17-05-13

多年實踐證明,利用農作物耕種收獲的時間差、地域差,組織開展大范圍跨行政區域的農機作業,對于提升全市農機化水平、提高農民收入、減輕農民勞動強度、轉移農村剩余勞動力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一邊是國家購機補貼拉動農機保有量迅速增長,一邊是大量農機遭遇作業拐點,訂單少,贏利難。農機不跨區作業,使用率低,收回投資更不易。農機服務社會化如何破解困局,跨區作業,怎樣“跨”得更遠?

“麥收時候最擔心下雨。往年我們5月5日開赴重慶,今年朋友去打前站,趕上下雨,只能坐等天晴。”9日下午,鹽城市鹽都區勇睿農機專業合作社里,理事長成孝勇輕聲慨嘆:今年開局不算好。

跨區當謹慎,有人虧本有人大賺

成孝勇盼著重慶的晴天,射陽縣為民農機合作社理事長陳洪榮同樣心急如焚,他希望河北唐山的冷空氣早點過境:“冷空氣走了才能插秧,當地人說還要等兩天。20臺插秧機,推遲兩天少掙10萬元。”在唐山市曹妃甸區33萬畝農場內,有2萬多畝秧田等著他們栽插。

“這兩年,農機多了,成本高了,再遇上雨天,弄不好還虧本。”成孝勇認為“跨區要謹慎”。鹽都區張莊街道機手成頂松對此也深有感觸。前年,成頂松單槍匹馬去安徽收割水稻20天,收完這塊田不知下一塊田在哪里。后來又遇下雨,無法干活,但租來運送收割機的卡車租金要交,駕駛員工資要開,忙到最后還倒貼7000元。

“沒訂單只能亂跑,越跑越虧。”為民合作社眼下的訂單做不完,曹妃甸2萬畝秧田外,還有一單也有上萬畝田。副理事長徐鵬說,為完成跨區訂單,他們不得不把射陽本地的訂單送給別人。“去年,合作社16臺插秧機在唐山賺了一筆,20天凈利潤50多萬元。”

“1998年到2005年最紅火,單機一年掙10多萬元,現在利潤空間小了,許多機手都不愿出去。”談起跨區的心理價位,陳洪榮說一臺機一年至少要掙回7萬元,跨區才合算。“不然20多萬元的機器,四五年收不回投資,就劃不來。”

每年幾個月長途跋涉,是“麥客”艱苦生活的寫照。鹽都區尚莊鎮曾是我省出了名的農機跨區作業鎮,鎮農機站站長宗新記得,上世紀末,全鎮就有200多臺收割機浩浩蕩蕩開赴千里之外。不過,許多“麥客”掘金之后便改了行,做起彩鋼瓦、夾芯板生意。“跨區作業太辛苦,加上掙得比以前少了,全鎮如今跨區作業的也就幾十臺機器。”

農機趨飽和,“跨出去”越來越難

“隨著農機購置補貼政策的實施,許多地方農機數量趨于飽和,直接導致跨區作業效益降低。”省農機局生產管理處處長王云剛認為。在射陽,僅拖拉機每年就新增500多臺,最多一年增加近1000臺。爆發性增長讓農機“跨出去”越來越難。“去年全省跨區作業農機6萬多臺,今年已發放跨區作業證3萬多張,預計總數較去年有所下降。”

技術、管理、誠信,同樣是跨出去的關鍵。徐鵬說,他們在唐山插秧10年,每塊田都固定一位機手,所有機器都有編號,群眾投訴直接報編號。“插秧是技術活,更是良心活,秧苗能否成活影響著農戶一季的收成。要把市場長期固定下來,靠的就是技術和責任心。”

徐榮海是勇睿合作社的機手。2007年,他還在跨區“單跑”,夫妻倆買一臺收割機,去安徽、河南、湖北地頭攬活。4年前,老陳把收割機關進倉庫,跑來合作社當機手,年收入5萬元。“一臺機器掙不了錢,團隊作戰才有市場。”

團隊跨區不僅接單多,配件供應能力也強。陳洪榮曾帶20臺機器出去,每臺備一套易損件,配件有保障,“不可能所有機器都壞同一個配件”,“有的生產和銷售商直接派三包車跟隨我們跨區,這些待遇單機很難享受到”。

跨區作業變數多,許多跨區者都受到過“沖動的懲罰”。2008年,徐鵬剛去唐山時,“6臺機器20多天掙兩萬元,慘不忍睹”。第二年學會統籌訂單,同樣的活利潤翻了倍。嘗到甜頭,合作社第三年派出10臺機器再赴唐山,趕上天氣高溫,達到秧齡的秧苗要在三四天內全部插完,很快全國各地的插秧機都涌過來,市場蛋糕立即被搶光。“現在我們接訂單更理智,插秧季節短,容易一哄而上。所以不只盯著超大戶,還接散戶和大戶的單子,服務對象多了,時間錯開,總有活干。”

“與其爭奪外面不穩定的市場,還不如抓牢本地市場。”射陽縣農委副主任唐達川坦言,今年,許多機手選擇留在家鄉,沿海耐鹽水稻種植面積的不斷增長,為射陽農機手帶來新市場。

放眼新領域,破解困局“跨”新路

“雖然跨區作業市場收縮,但因為土地流轉還在繼續發力,適度規模經營仍是未來趨勢,所以對農機的需求不會減少,而各地農機保有量存在著不平衡,農機資源的調配還得靠跨區作業來實現。”鹽城市農委農機管理處處長張尊忠認為。

去年,射陽幾支拖拉機隊伍開赴安徽跨區作業,完成35萬畝秸稈還田,這件事給徐鵬帶來啟發:“眼光不能只盯著插秧機。如果眼光再放遠點,除了小麥、水稻跨區,玉米等作物也可以跨區收割。”

在徐州,植保農用飛機跨區作業已成亮點。徐州農航站站長劉建民告訴記者,高效植保是農業發展的一大短板,植保農用飛機作為新興的農機工具,可以承擔高性能飛防植保任務,是未來發展方向。“徐州目前有4架植保農用飛機,年跨區飛行面積70萬畝。它們不僅在宿遷、連云港等地跨市作業,還經常‘跨’往安徽、山東等地,2011年還參加河南滅蝗行動。”

為了幫助機手拓市場,鹽城、連云港等地用活“平安農機通”手機服務平臺,強化市場信息采集。在外地作業的機手如發現當地農機飽和,就會及時反饋消息,農機部門會通過信息平臺進行引導。另外,像安徽等地區要求小麥留茬達到一定高度,給出的收割價格也相對較高,這些信息發上平臺后,機手便不再盲目流動。

“走出去的領域還可以更寬,除了糧食作物的機械化,我省還可以嘗試經濟作物、林業、設施農業等機械化跨區作業。”王云剛說,“將來農機作業范圍會越來越廣,品種也會越來越多,而提高機器的利用率顯得非常重要。當農業機械向更加智能化、自動化方向邁進,真正成為全新的技術裝備時,跨區作業才能贏得更廣闊的市場,‘跨出去’也能更遠更久。

2020最新电影_好看的电影排行榜西瓜影音在线观看 - 天狼影视